365棋牌测评网的微博
您的位置: 首页 > 党政工团 > 文化园地 > 正文

木棉诗章

阅读: 攀枝花市中心医院

  11月的续篇
  
  1
  
  11月,风吹着,相当凌冽。
  从一座山,到另一座山。
  骨头里的风攀着山脊,
  向着远方。姿势优美,声调高亢。
  卓玛的脸在火光中无比唯美,
  她在想。山也在想。远方的风在想。
  他们想着什么?
  
  神灯,老鹰,长老的桥梁
  11月的审议,谁在倾听?
  悲哀的坟墓,墓碑的凄凉,
  默默向着远去的风声申请,
  每天的粮食,收成。
  在这偏西的院子里,
  石榴也在山梁上眺望。
  
  风吹着骨子里的石头,
  相当凌冽,寒冷。
  石头坐成一排椅子,
  在白茫茫地抒情。
  这样的画面,属于白草地,属于溪流与河水。
  卓玛开门见山,面朝攀西,
  背着箩筐,到大黑山去砍柴。
  
  这里,风无法平息每餐,
  风无法平息。
  是什么指引着中国,滇西北,
  一个藏族背上的马匹,
  它们的跑动带着刀光剑影,
  也带着血腥与掠夺。
  当然也带着美酒与诗歌。
  
  2
  
  马背山的民族,
  就叫白马人。
  马背上的姑娘,
  就叫卓玛。
  简单的歌舞,简单的火苗,
  跳跃着。跳跃着。
  一个小孩在院子里穿梭。
  
  他穿梭的样子,像烈马穿过草原。
  他奔跑的样子,像爷爷的胡须。
  跑啊,跳啊,穿越祖父的记忆,
  穿越房梁高阔的空间。
  日月、星辰,土豆与牛羊。
  今夜的雨量消失,
  今夜只有风,与风的痕迹。
  
  你的心静如处子,
  你的心就是松潘。
  一个夜晚,你远离城市的灯火,
  你也不在阳台抽烟,
  不再向着远方发呆。
  远方很远,你却无法上去游玩。
  你安静,再安静。
  
  大地,像地毯一样远。
  早夭的稻禾在田里狂野地舞蹈。
  天,已经很高,很远。
  天就是未来,就是时间。
  卓玛一边说着,
  一边去大山里砍柴、挑水、
  生火做饭,生儿育女。
  
  2012.11.7
  
  10月
  
  1
  
  10月的格萨拉白雪覆盖。
  雪沉积在河谷中,
  河谷比山还高。
  山林肃立,草木皆灰,
  在静静等待一只鸟的到来。
  一只鸟,不管是白鸟,还是黑鸟,
  都会令事物变得生动。
  
  而藏人显然是这里的庞然大物。
  他们的脸因为风吹日晒,
  非常黝黑,像这里的土地。
  他们的衣服,因为季节而摆动,
  裙裾边的草一字排开,
  等待着牛羊的检阅。
  四季轮换,草还在成长。
  
  这里的酋长已经衰老。
  这里的姑娘,这里的小伙,
  像草一样疯长。
  雪山见证着这里的一切。
  即使这里很冷,冷也非常高尚。
  你看,那雪涂抹着山的颜色,
  山在雪的抚摸下也依然坚硬。
  
  一个马背上的民族,
  他的故事也很坚硬。
  他的历史犹如石头,
  在水中光洁,在雪里一样光洁。
  光洁得如同十五的圆月。
  天真的太高,而脚下,
  也很高,很远。
  
  2
  
  在宝石山,世上最美丽的地方,
  高山草甸,像金子一样闪光,
  金黄,金黄,金黄的老虎,
  在10月的季风里安静下来了。
  天太高了,摸不到边,
  地,太黄了,黄金一样的土地,
  延伸着所有美好的愿望与祝福。
  
  索玛花,孝子一样守护着干枯的树枝。
  这里的树老了,树上的青苔也在讲述
  他们的经历。
  他们与森林为伍,
  松涛阵阵,响彻耳际。
  而黑色的石头,沉默着,
  等待着你的呼吸。
  
  该停歇了,
  该静静了,
  请向无边的蓝色、黄色、黑色,
  这无边的颜色举手致敬。
  这里的神明相当真实,
  是什么使死亡也变得无所畏惧,
  是什么让声音也显得多余。
  
  群山绵绵,峰回路转,
  彝人的海洋,寂静的海洋。
  夜色降临,火开始生起,
  阿咪子的歌声开始生起。
  米酒和烤肉,
  请让很冷的风衣,
  随风飘起。
  
  2012.11.8

  (院办 冉超)

Tags:党政
关于我们 -联系我们 - 就医流程 - 人才招聘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