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棋牌测评网的微博
您的位置: 首页 > 党政工团 > 文化园地 > 正文

再见重庆

阅读: 攀枝花市中心医院

    四年前,离开重庆的时候,灯火照耀着上清寺和牛角沱,我行走在人行桥上,重庆的夜色让我有一丝温暖的伤感,说实在的,在五年多的时间里,我基本上是在北碚过着苦行憎似的的生活,没有去过重庆的什么地方。即使后来我在石桥铺的电视台上过几个月的班,那种苦和累,更是没有休闲娱乐的时间。站在人行桥上,看到满目辉煌的灯光,和这座在夜色中令人昏眩的城市,我知道,我即将离开她,并会离她越来越远。在多年后的今天,我也有一种沉沦般的忧伤,一种难以名状的温情,在我的四周弥漫。此时的攀枝花已经是在重庆的千里之外的了。

    当我和妻子7月中旬去到北碚的时候,西师已经放假了。空旷的校园,迎接我的就像四年前的那种淡淡的凄凉,那种离去时的莫名的冲动,和对未来并不可知的暗淡光阴。时间真是一位神奇的老人,在他的身上,在他沧桑的脸上,写满了多少我们并不可知的秘密。这些神圣的秘密,让我充满着对生命的无限敬畏和根深蒂固的啼血般的悲哀。在西师校园,已是人去楼空,在我熟悉的小道上,我再也看不见我曾经的身影,我甚至怀疑,他是否走过这条小道。阳光和空气依然是这样的闷热,只是在我的眼前,这些风景,却是令我眼睛非常累的现实。

    告别老师的时候,雨滴开始在空中飘舞了起来。老师推我上车,我们互相挥手,没有用多少言语,出租车就拉着我和妻子离开了道别的现场。我无限悲哀了起来。在我的生命中,我爱戴和敬畏过多少生命,我也伤害和正在伤害着多少生命。我的眼睛不会再潮湿,是因为我的眼睛被现实的风雨遮蔽着,从而变得麻木或者坚强。但是,当我面对善良的生命,我仍然是有愧的;当我面对曾经原谅过我的过失,原谅过我的错误,不求任何回报的帮助,现在仍然在帮助我的这些那些人,我仍然是有疚的。

    当我和妻子登上去成都的凯斯鲍尔,当大巴刚刚从车站里开出,大大的雨点打在驾驶室的前窗上,我能清晰地听见雨滴打在车窗上的声音。我看见雨滴溅落在车窗上,又迅速地开出花朵,然后又迅速地化着水流下去了。真的,我以前从没有看见,或者说我从前从没有这么近距离,这么平静地观察过雨滴落下的样子,我说雨滴落下的样子就像我们往往忽略了的生命,是那么地美丽。在那个时候,我才明白,天上的雨,他滴落下来的时候,也是非常令人心惊肉跳的。我可以说,我从来没有看见过那么大的雨,就这么近距离地下着,我却是这么平静地面对,好像这些天上滴落下来的雨水与我丝毫没有关系。

    望着车外的大雨,我在心里说,再见重庆。

    2002/11/10

    (文/院办 冉超)

Tags:党政
关于我们 -联系我们 - 就医流程 - 人才招聘 -